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

首页 > 乡村振兴
中堡镇戚家村整顿转化工作侧记(上)

中堡镇戚家村是个知名度较高的村,其成名的主要原因是它不一般的规模。这个自然行政村现有20个村民小组、近3600人口,面积10多平方公里,耕地面积5400多亩,村级资源面积近7000亩。就是这样一个体量大、资源多的村庄,近年来却是捧着金碗过穷日子,村两委会基本处于一盘散沙状态:村民上访不断,村级事务难以正常开展,全村负债328多万元,实事工程无力推进。2018年,戚家村被确定为软弱涣散村后,中堡镇党委组成工作组进驻该村,现场把脉问诊,根据疑难杂症开出治理良方,帮助这个大个子村庄强身健体。

 去热除湿:一年减债100多万元

在戚家村,西大荒田渔(蟹)塘是个最大的热点问题,一本承包糊涂账使得一些人趁机浑水摸鱼,由此引发的上访不断。

西大荒田面积3700多亩,在经历了由荒田到长水稻的初次开发后,因为地势低洼,常受洪水之困,1998年,又由村民自行开发,改水稻种植为鱼蟹养殖。

西大荒田鱼(蟹)塘由101户村民承包,每亩每年上缴村集体300元。由于管理不规范,有的承包户与村里订了合同,有的没有合同;有的上缴承包费,有的少缴或干脆拖欠不缴。2017年,村集体只收到西大荒田鱼(蟹)塘的承包费20多万元。

工作组进驻戚家村后,把解决群众反映的这一热点问题作为开展工作的重点,在征求党群代表意见和建议的基础上,形成以提、清、改为主要内容的解决方案。所谓就是提高承包费标准,由原来每年每亩上缴300元提高到400元;所谓就是理清账目、清收拖欠;所谓就是改变承包合同签订方式,凡到期续包合同一律到镇资源办签订,改变以前与村签订的方式。该方案实施后,去年西大荒田鱼(蟹)塘上缴村集体承包费84.8万元,较上年增加60多万元,其中清收拖欠款40多万元;到期的16户养殖户与镇资源办签订了新的承包合同。一位邹姓养殖户在重新签订承包合同后,结清十几年来拖欠的2.6万元承包费。

本着既要抱西瓜,又要捡芝麻的要求,戚家村规范集体资源管理,多头多路拓展增收渠道。老圩田与西大荒田交界处有条长约2000米的大圩,折合面积20多亩,村里以每年每亩800元的标准发包给村民种旱谷,每年增收近2万元;朱野口8分地的荒地、尚未建设的公墓停车场等等,这些以前无人问津的零星地块也被发包出去,仅此一项,村集体每年可增加收入7万多元。

该村将获得的各类收入主要用于偿还债务,去年全村减债近104万元。今年,戚家村又有3000多亩鱼塘承包面积到期,同时村里计划将20个组的200多亩场地收回集体后发包,力争还清所有债务。

舒筋活络:疏通积存多年的堵点

村南的一座桥、村东的一条路,是戚家村路道的主要脉络,因为影响到相当一部分村民的日常出行,这两个曾经存在多年的堵点给村民带来不少怨气。

2016年,村里规划在村庄河南新建一座大桥,与戚家大道相连接。但因为个别村民的阻挠,新桥建设一直得不到落实。工作组进村后,附近一住户又以桥头对着其附属用房为由,由家中老人出面阻止施工队打桥桩。工作组和村干部摆正态度,直面问题,采取果断措施加以解决,使得大桥顺利建成,住在村南的住户可将车子直接开到家门口。

以前一到下雨天,村民陈照敏的家属就要跑到村部冲村干部发牢骚、吐怨气。自从村东的那条进组入户通道建成硬质化路面后,她的怨气也化解了。

陈照敏家住河东,平时孙子上下学主要由其家属接送,一条从河道中填土而成的泥路是他们的必经之路。因为一个小商店横在中间,这条土路虽形成三四年了,但一直未能进行改造建设,一到雨雪天,泥泞不堪的道路让住在河东的村民叫苦不迭。工作组和村干部通过方方面面的社会关系来做这户人家的工作,并通过村民代表大会、支部会议形成解决问题的决议。堵在跑道上的小商店终于被拆除,一条长230多米、宽7米的水泥大路也终于建成。

一桥一路的建成,戚家村的两大卡脖子路段的堵点得到疏解,积压在村民心中的怨气也随之化解。为方便村民的出行,去年,村里还在有关路道新增35盏路灯。

兴化市发展改革委